將本書添加到我的收藏 收藏本書 忽略

最后的最后 + 輔助閱讀 + 作者的話

作者:甘木|發布時間:03-26 16:20|字數:1645

徐蕓,我的親生母親,隨著那場火燒成灰燼。我心里了無遺憾,我相信她就算活著,我也是不會承認的。

富華酒店,那個案發現場,已經被燒成灰燼了。我被警方救出,有幾個人也幸免于難,不過都是陶家的人。幸運的是,姐因為離眾人遠,尸首容易辨認,可以早些入土。

方家的財產,在冥婚請柬里有繼承合同,遺書里是何雅倩繼承了。但她轉讓給我,我便將財產抽出小部分賠給富華酒店,其余捐給各地孤兒院。

一切都塵埃落定了,可我總覺得少了什么。

姐入土那天,待眾人走后,我又往墓碑走去,我想單獨和姐說幾句,無論她在天上是否聽得見。

走到里墓碑十米處,我抬頭看見,墓碑前跪著一個男人,正在痛哭。

我心中升起怒意,又將它壓下。我答應過姐,寬恕所有人的。

我快步走過去,張勻帆抬頭看我,那張臉上滿是悲痛和滄桑,頭發也白了大半。

我冷哼一聲,將冥婚請柬里另外那張紙扔給他。

張勻帆愣了愣,看是姐給他的信,不發一言,忙拆開查看。

我等在一旁。

像是過了一世紀般,我四處張望的眼收了回來,驚覺,張勻帆抱著墓碑,手攥著信,閉上了眼,嘴邊流著血,了無生氣。

我探了探鼻息,死了,大概是吃了劇毒吧。

我想了想,嘆了口氣,還是將他埋在姐旁邊吧,墓碑上就寫——唔,“何雅倩之夫”?算是圓了倆人的念想。

一切都結束了。

這場關于權勢的博弈,姐慘敗了。我也答應過姐,不去報仇。

最近發生的所有,就像一場戲,而我,身在戲中,卻無力阻止。

這場戲里面的骯臟,我不想觸碰。

原以為不去碰世間的黑暗與骯臟,就能獨善其身,保留心中一塊凈土。卻原來,早已避無可避。

權勢之爭,可憐的不過是無辜的人。哪怕現在已不是舊社會,但人命如草芥的想法已深入權貴中,難以移除。即便不像姐的動靜那么大,但還是時有發生。這一點,我在孤兒院早已領會透徹。

卻不想,這些我拼命遠離的東西還是在我身邊發生了。

但,是最后一次了。

以后,面對這些,我該是會迎面而上吧。哪怕挽救不了多少,也要去做,這是報答姐最好的行為了。

抬頭看向天邊,晴空萬里的藍玻璃上,掛著朵朵白色“污漬”。其中有那么一朵,好像姐的側臉。

那朵云在笑。

我也笑了,笑得輕松,釋然。

心里默念著:

天堂安好。

輔助閱讀:

1.何雅倩其母徐蕓是方家兒子輩的二婚媳婦,名義上歸屬方家。即,何雅倩是方家養女。白茗原名何雅晴,是其母第一個丈夫的二女兒,童年失散。何雅倩為其姐,大學時被尋到,沒有相認。故何雅倩派唐鈺柔去照看白茗。

2.何雅倩因為能力非凡,所以招人(唐鈺柔)嫉妒,引來殺身之禍。即便逃離,可也不能消除各方殺意。所謂冥婚,不過是用鮮血換來白茗的活命。

3.張勻帆當初是為了利用何雅倩而接近她,何雅倩早已想到,卻深陷其中,逃不出了。本以為張勻帆不會那么狠心的,卻原來……最后的殉情,是張勻帆對何雅倩最好的補償了。

4.冥婚請柬里的書信上,有隱形字跡,用茶或檸檬汁即可顯現。里面有方家財產繼承說明,相當于遺書。其含義是:財與權的祭奠。也就是,本文書名意義。

5.在富華酒店,眾人中的是提純版鉛毒,一氧化碳相當于煤氣中毒,加上火,消防員能就出的只有幾個陶家人罷了,白茗是被唐鈺柔救出的。鉛毒:2┅3克可中毒,50克可致死,提純版的威力相當于每喝一口水或酒,相當于40克鉛。另外,茶能緩解鉛(金屬鹽類)的毒性,加上白茗后面吐了,所以還能活著,實屬正常。

6.因為是以第一人稱“我”著書,所以視角只能是“我”看見和知道的,不能越矩去詳細了解上述所說,加上最后幾章略顯倉促,沒能詳細自然插入解釋,對此作者感到十分抱歉,只能通過輔助閱讀來一一解答。

以上為輔助閱讀資料。

作者的話:

感謝每一位看到最后,看到我的話的讀者。你們每一次的閱覽,都予以我安心,畢竟這起碼能證明我寫的不算太辣眼睛。感謝你們每一次的閱讀,你們的閱讀都是作者寫作的動力。謝謝。

關于本文主題,以作者本人理解與想法便是:世界上所有你認為污穢的事物,你越是逃避,它越是會發生在你身邊。所以,正如文中懸崖那章所言:前有追兵,后有絕境。往前定會死,往后不一定活。何不選擇一搏?或許,那未知的崖底,可能會是柳暗花明又一路呢?

謹以此獻給讀者

全文終

甘木 說:

親愛的讀者,你們好!不知道有沒有人會看,但還是要聲明一下。本書曾在其他網站發布過一半,但無奈沒多少人看,便刪了。因為曾經的筆名是“羽書”,與羽書網投緣,便重新發一次,補上后一半。(注:不是偷襲)如有曾經的讀者看見,有異議,可加作者QQ:3349942060.了解情況。望理解,謝謝!

您已讀完了所有章節,向您推薦

手機版
女王之女王免费试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