將本書添加到我的收藏 收藏本書 忽略

卷十 繞梁淚

作者:靜冥|發布時間:06-10 18:17|字數:7591

(一)

用畫嬌容殺了方玉,郁寒不覺得有什么,畢竟是方玉濫殺宮女所致。但面前這個女子,郁寒實在沒了辦法。

此女子一襲水綠裙衫,綰著驚鵠髻,髻上插著幾支四蝶銀步搖,羽玉眉,杏眼,瓜子臉上略施粉黛,若不是知道她的身份,郁寒一定會以為她是個大家閨秀。

其實她不僅不是大家閨秀,相反,她是南歌城有名的青樓楊柳樓中的花魁--云微。

事情還要從兩年前說起。

兩年前,云微還只是楊柳樓中不起眼的小清倌,平日就靠舞上幾曲來賺錢。

后來她遇上了一個唱旦角的戲子,戲子從小就是孤兒,只有一個藝名是千嬌。至于給他取藝名這人,不用想也知道是他那十年前紅過一時至今風韻猶存的美人師父小瀟湘。

一來二去,云微和千嬌就深深愛上了彼此。千嬌發誓要攢足了銀兩來給云微贖身,云微也始終守身如玉,只每晚挽著紅綾舞上一曲。

后來不知是哪家公子捧的,云微一舞竟在短短一年里到了上千金,再加上她本來長得清秀可人,這讓楊柳樓一時名聲大噪。之后的花魁大選中,她更是憑著一舞奪得了頭籌。

千嬌賺錢本就不易,此一來,更是難上加難。云微給了千嬌不少金銀首飾,湊到一起依舊連一半都不到。

他們心里著急,就雙雙跪在老鴇面前懇求。

那老鴇素來愛錢,怎么會白白放走云微這么一棵搖錢樹。見千嬌拿不出錢來,她更是坐地起價,揚言要把云微賣給花花太歲周公子。

云微無法,哭了一夜后和千嬌商定好一同服毒,到陰間做對鬼夫妻。

想來想去,能幫他們的也只有遙憶閣了。

“世間奇毒繁多,為何一定要來遙憶閣?”

“奇毒再多,也是有解藥的。遙憶閣的毒,外面肯定調不出解藥。”云微話里帶著濃濃的無奈。

“無緣無故,我不能殺你。”郁寒拒絕道。

“求求姑娘了!”云微跪在郁寒面前咳了幾個響頭:“什么寶物我都能給姑娘,但求姑娘賜我們一瓶毒藥!”

“起來,跪著做什么。”郁寒輕咳了一聲:“我已經告訴你了,沒有理由我不能殺你。”

“難道我能進這遙憶閣不是與姑娘有緣嗎?”云微不肯起身,跪在地上問道。

“是。”郁寒瞇起鳳眼,看著面前眼睛紅腫的女子。

“那我進入這里,是不是就是遙憶閣的生意。”

“是。”

“那遙憶閣是不是對有緣人,有求必應。”

“是。”郁寒暗贊了云微一聲聰明。

“我真的只想要一杯毒酒,和嬌郎離開人世。”云微再次啜泣起來:“我不會說出遙憶閣的,死人是不會說話的。”

“我再說一遍,我殺你,需要一個理由。”郁寒面不改色地說道。

“有理由。”云微站起身,抖落裙上的泥土,緩步走到郁寒面前。

她深吸一口氣,伸手朝郁寒的臉打去。

(二)

手還未觸及郁寒的臉頰,就被一股大力握住了。

云微手腕被攥得青紫一片,痛的眼淚都流了出來,極力扭動著身子想掙脫開。

墨風見云微想掙開,面上更加不悅,手上的力道也越發大了起來:“你剛才的行為,足以我把你就地掩埋。”

“我要你的心來換這瓶劇毒,你可愿意?”郁寒把玩著一個造型奇特的匕首,掛起的獰笑讓云微不寒而栗。

“我……我給。”云微一咬牙,眼中透出一種帶著哀傷的決絕:“只怕我不能和嬌郎死在一起了。”

“你們為什么,一定要用毒呢?”郁寒把匕首插進云微的左胸,一寸一寸深入轉動著。

“我們……只是想……死的,死的好看一些。”云微閉上眼睛,無力地倒在地上。

郁寒手上浮動著一顆珠子似的東西,珠子中鮮紅的心臟還在跳動著。

云微倒在地上,圓睜的雙目中盛滿了不舍,汩汩的鮮血從她的唇角和胸口流出,染紅了地上新長出的春草。

“殺了她有什么用,這一片草都毀了。”墨風抱怨道。

“我答應卜機給他一顆心的。”郁寒揮手招來一大片花靈,又給云微重塑了一顆心。

“咝……”沒過多久,云微就睜開眼睛,痛哼一聲。

郁寒把云微的心藏在袖中,冷冷地注視著她:“你走吧,三日后再過來。”

“我這是……”云微顯然還未反應過來。

“剛才的一切,都不過是我制造出的幻境。”郁寒臉不紅心不跳地扯著謊。

“謝,謝謝姑娘。”云微突然明白過來,對郁寒連施了幾個大禮才離開。

“卜機打算拿什么來換這顆心?”墨風用云微的心逗弄著白鳳。

“三月紅妝。”郁寒一把奪回心:“你看白鳳都懶得理你。”

“我的白鳳可是非常喜歡我,對不對?”墨風對白鳳一笑。

白鳳看到墨風的目光后打了個寒戰,但礙于他的淫威,只得連聲啼叫以示親昵。

郁寒朝墨風翻了個白眼,用心臟逗起重明來:“晚上我們去一睹千嬌的風采如何?”

“一個戲子有什么好看的,不去。”墨風端了兩碗酒給白鳳它們。

“這可是男扮女裝的戲子呢。”郁寒撅嘴撒起嬌來。

“你自己不也經常女扮男裝么。”墨風揉了揉郁寒的臉。

“你要不陪我去,我就拆了賦雨樓。”郁寒見軟的不行,就直接來硬的。

“去吧。”墨風又拿心臟逗起了白鳳: “希望你還有巫寧蠶絲的解藥。”

郁寒氣急,把心臟搶回來扔到一邊,死揪著墨風的衣襟:“明天疏骨和卜機一起過來,我看你應該能賣不少錢。”

“小姑奶奶,我陪你還不行嗎?”墨風無奈地把郁寒的手撥到一邊:“動不動就要把我賣掉。”

郁寒把心高高拋起又接住,臉上露出勝利的微笑。

這一天,二人在搶奪云微的心臟中度過。

(三)

夜晚,郁寒和墨風扮成富貴人家的公子,搖著折扇朝遍布柳陌花衢的梨花坊走去。

一個名“余音園”的地方此時人聲鼎沸,里面里三層外三層地站滿了人,比其它的青樓食肆都要熱鬧的多。

“今天是嬌娘子最后一次唱戲了吧?”一個身著青色錦衣的男子從郁寒身邊走過。

“是啊。”他旁邊的男子十分惋惜:“怎么和當年的小瀟湘一樣,風頭正盛就離開了呢?”

“聽說是為了情,真不知道嬌娘子是看上了哪家姑娘,竟然愿意舍棄這盛名。”青衣男子隨意撇了郁寒一眼,眼中露出驚喜:“小兄弟,你們這是已經成了親?”

“啊?”郁寒上下看了男子一番:“你是那個金……金煥辰!”

“小兄弟成親也不請我,白讓我替你牽了一根紅線。”金煥辰佯裝生氣道。

“哪會不請你啊。”郁寒心虛地笑了幾聲: “這不是秋天趕上了國喪么,所以就耽擱了。”

“原來如此。”金煥辰點點頭,拉過與他同行的藍衣男子: “這是我的至交,曹皓。不過小兄弟和這位公子的名字我至今還不知道。”

“他是墨風。至于我,我從小就是個孤兒,只知道自己姓于。”郁寒打哈哈道。

金煥辰和曹皓皆是豪爽之人,也不在意那么多,勾肩搭背地就和郁寒他們進了余音園。

“于小兄弟,你可知這嬌娘子的來歷?”金煥辰輕車熟路地在戲臺邊找了個座位坐下。

“千嬌?”郁寒猜測道。

“對,就是千嬌。”金煥辰喝了一口茶,像說書先生那樣講起千嬌來:“嬌娘子是男兒身,女兒貌。臺上一站,那身段都不知比女伶好了多少。嘖嘖,那唱腔,更是如黃鶯出谷一般,宛轉流暢,余音綿綿,繞梁三日不絕啊。

至于這嬌娘子的出身,猜測眾多,傳的最厲害的就是他曾經是流落街頭的小乞丐,給了幾要餓死的小瀟湘半個饅頭,所以被小瀟湘收做徒弟,教他唱青衣花旦。

今天是嬌娘子最后一出戲了,以后,他就不知要去哪了。”

“為什么不唱了?”郁寒明知故問。

“不知道,聽說是為了情。”金煥辰搖搖頭,感嘆道:“這情,是毀了古今多少名伶啊。”

正聊著,臺上一陣燈火通明,響起一陣樂聲--千嬌出來了。

(四)

臺上人一身桃紅的戲裝,水袖輕揚,滿頭珠翠,手執一柄桃花扇。身姿窈窕,眉目如畫,一開口,哀怨的聲音便輕輕流泄而出:“妾自瀛洲玉雨中來,與君共賞一季陌上花開……”

哀婉的唱腔絲絲縷縷直入人心,千嬌面上的悲傷不似裝出來,而是一種真真切切的悲傷,惹得臺下好幾個女子潸然淚下。

千嬌一甩水袖,繼續唱著,所有人都沉浸在戲文中,卻無人看到他眼角的幾滴晶瑩。

“如今,花謝了,人空留,寸寸柔腸斷……”

唱完最后一句,千嬌微微側頭,朝楊柳樓的方向望去。

只是望見的,唯有余音園的楊柳,在春風中搖擺,掩住了楊柳樓的燈火。

這一幕,如濃墨重彩的一副丹青繪,繪盡了笙歌婉轉,花謝花飛。

戲子入畫,一生天涯。路無歸,霜滿顏。

千嬌意識到自己有些失態,歉意一笑,福身走了。

轉身的剎那,他淚流滿面。他是戲子,只能在別人的故事里,流著自己的淚。

“嬌娘子!嬌娘子!”喝彩聲此起彼伏,千嬌的身影卻是越走越遠。

墨風拉了郁寒一下,遞給她一件披風:“跟上。”

郁寒披上披風,和墨風朝千嬌的方向追去。

金煥辰和曹皓還在回味,對郁寒的離開毫不知情。

他們一路跟到了一個偏僻的小院中,千嬌用絲帕擦凈了臉上的戲妝,推門進去了。

郁寒輕手輕腳地跟進去,和墨風繼續趴窗戶。

(五)

“師父,徒兒以后,不愿再做戲子,還望師父成全。”千嬌跪在已經中年的小瀟湘面前,目光十分堅定。

小瀟湘面容清秀,膚色白皙,看得出,她保養的很好。從千嬌進來,她就假寐著,一直都沒有回應他。

“師父可否給徒兒取個名字,以后也好生活。”見小瀟湘不答話,千嬌又問道。

“這些年師父唱戲賺的銀錢花的不多,你要是不想唱了,我們便離開,剩下的足夠我們這輩子衣食無憂。”小瀟湘又假寐了一會才睜開眼睛:“不過你不能再和那個煙花女子有交集。”

“師父,她可是徒兒未過門的媳婦。”千嬌語氣半是不解半是悲憤。

“荒唐!”小瀟湘杏眼圓睜,素手在桌上重重一拍:“為師把你從小養到大,叫你學戲教你做人,現在你學成了,卻開始和師父頂嘴了!為師平日教你的,你都忘了嗎?”

“徒兒不是要頂撞師父,只是想帶著師父和微兒去隱居,我們一定會像孝敬自己娘一樣孝敬您的。”千嬌繼續懇求道:“且這些年徒兒唱戲賺來的銀子悉數給了師父,難道還不夠嗎?”

“婊子無情啊!你這樣會毀了自己的。”小瀟湘氣得全身發抖,揚手要打千嬌。

“常言道,婊子無情,戲子無義。但是徒兒并不是無義之人,微兒也一樣。”千嬌繼續勸說著小瀟湘。

“你愿意走就走吧!”小瀟湘又坐回椅子上:“不過你若敢找云微,為師……為師就死在你面前!”

“師父……”千嬌扯住小瀟湘的衣袖:“師父當年就沒有愛過的人嗎?當時師爺可有如此阻攔?師父你知道這種滋味對嗎?你風頭正盛卻隱居起來,就是為了他對不對?”

小瀟湘一揮手,把袖子從千嬌手中扯出:“對!但他是個正派之人,絕不是妓子這種下九流!”

“一流巫,二流娼,三流大神,四流梆,五流剃頭,六吹手,七流戲子,八流丐……師父這不是把自己也罵進去了嗎?”千嬌悲哀地看著小瀟湘: “難道,師父所愛之人,也是嫌棄師父是下九流……”

話未說完,一個清脆的巴掌就打在了千嬌臉上: “你……不孝!”

小瀟湘推門走出,盛怒之下,竟沒發現躲在窗下的郁寒二人。

千嬌捂著臉,不服氣地看著遠去的小瀟湘,起身找了一盒藥膏抹在紅腫的臉上。

(六)

第二日中午,卜機和疏骨來了。疏骨雖有所收斂,但賊溜溜的眼睛還是看得墨風身上不舒服。

“惡妖,你要人心干嘛?”墨風把目光轉向卜機,決定不再看疏骨。

“你才是惡妖。”卜機回罵一句:“人心當然是用來修煉的。”

“用活人的心來修煉的,都不是好妖,見之必誅。”墨風撫了撫白鳳頭頂的羽冠。

“我可沒說要活人的心。”卜機一頭霧水地朝郁寒看去。

“人心當屬活人的心最佳。”郁寒把云微的心交給卜機:“三月紅妝帶來了嗎?”

卜機點頭,手伸進疏骨的袖中掏了掏,掏出一個盒子。

盒中有八個拇指大小的瓶子,一排四個,共兩排。

見取活人心是郁寒的主意,墨風也沒再追究,挑出一個瓶子就看了起來。

三月紅妝呈紅色丸狀,一瓶中有四粒,服下可保死后容顏不衰,尸身不腐。

郁寒把卜機他們送走,就和墨風去了花房。

曼陀羅、墨蘭、夾竹桃,取花瓣分別蒸煮,蒸煮好濾出花汁。

三月紅妝雖是丸狀,但實際有用的卻是里面透明的液體。劇毒的成碧花加上一粒三月紅妝里的液體,搗出花汁和曼陀羅花汁混在一起。

冰淬直接倒進墨蘭的花汁,待墨蘭花汁結成黑色的冰后重新融化,與曼陀羅混在一起。

之后墨風又研了一顆五步蛇的內丹加進去,再把這些花汁分先后混合在一起。云微要的毒藥就好了。

郁寒輕嗅著玉瓶里的成品,不禁感嘆起來:“毒入人心,唯不變此情悠悠。好毒,好毒!”

墨風拿過細嗅--香氣冷冽,仿佛是絕情的利刃一般,但其中又有一絲微弱的情香,這縷情香就像冰雪中的一脈情意,纖韌無悔。

“情香?”墨風微怒:“怎么會有情香?”

“因為還有一瓶,是留給我自己的。”郁寒笑得有些凄涼。

“為什么?”

“因為我,怕,你,出,事。”郁寒緊握著玉瓶,關節因為太過用力已經泛白:“與樓輕塵一戰,我沒多少把握。”

墨風緊抱住郁寒,過了許久才開口: “留給我半瓶。”

未等郁寒同意,他就已經把瓶中劇毒倒出一半在另一個瓶中收起

郁寒雖心中不愿,但也只好作罷。

(七)

又是入夜,一個清秀俊俏的男子在楊柳樓的雅間中大口飲著酒,一杯接一杯,臉上和衣襟上染滿了酒液。

“別喝了!”女子再一次把他的酒壺搶下,臉上半憂半怒:“你這副樣子,哪里還像個男人?”

“對,我不是男人。”男子拿回酒壺,把壺中酒從自己臉上倒下:“扮了這么多年娘們,我怎么可能像個男人?”

“嬌郎,你如此,不僅我傷心,連你的師父也會傷心啊。”云微擦凈了千嬌臉上的酒:“你回去吧,好好孝敬你師父。我會找一個清凈的小庵,斷掉這頭情絲,為你守一生青燈古佛。”

“不許走。”千嬌抓住了云微的手:“我會再求師父的,若她還不同意,我就用這條命抵了她對我的養育之恩。”

“嬌郎,別做傻事,你師父她身邊只有你一人,你走了讓她怎么辦?讓我怎么辦?”云微雖心如刀割,卻不得不放下兒女情長為小瀟湘想想:“一定有辦法的,那瓶毒藥,只是沒辦法時的辦法,不能用。”

“我還能怎么辦,你答應我,如果我真的走了,你一定要把我葬在臥柳山上,讓我看著楊柳樓。”千嬌不知自己是醉是醒,連自己說的什么都不知道:“不行,我要帶你一起走,我們陰間做對鬼夫妻。我不能讓你去那個姓周的府里。”

云微已經哭成了淚人:“明天我和你一起去余音園,一定求得師父成全。不然我便一杯毒酒隨你去了吧。”

千嬌又是搖頭又是點頭,身子一歪,就趴在桌上沉沉睡去。

云微幫他洗了把臉,脫下外袍安置在床上,自己跑到一個姐妹的房間將就了一晚。

(八)

南歌城城出現了一樁大事,這件事被人們津津樂道的程度堪比當年遙憶閣的出現 --千嬌被逐出師門了。

具體原因雖傳的各有出入,但總歸都是因為一個青樓女子。

云微上午來遙憶閣取走了毒藥,眼圈紅紅的,一張粉面被淚水泡得有些浮腫:“姑娘,我現在莫不是個罪人?”

“為何要這樣想?”郁寒的笑容在云微看來很溫暖。

“因為我,嬌郎被逐出師門,沒了唯一的親人,小瀟湘也沒了唯一的徒弟……”云微愧疚地說道。

“這樣就沒有人阻攔你們了,你應該開心才是。”郁寒把玩著一個如意。

“小瀟湘現在一病不起,嬌郎每每過去探望都被拒之門外,這一切,都是因我而起。”云微輕拭著眼淚。

郁寒側頭看向云微:“那你還想和千嬌一起做鬼夫妻嗎?”

“若小瀟湘去了,我們便也去罷。若小瀟湘健健康康的,就是整日挨罵我們也要照顧好她。”云微已經哭成了淚人:“謝姑娘給我這瓶毒藥。時候不早了,我也該去看看小瀟湘。”

郁寒點點頭,極有深意地看著云微遠去,唇角勾起一抹不易察覺的微笑:“晚上,我們去聽千嬌的最后一曲。”

“那天不就是他唱的最后一曲么?今天怎么可能還是最后一曲?”墨風一頭霧水。

“小瀟湘命不久矣。”郁寒冷笑一聲:“她本就在氣頭上,云微這再一去,不是要活活氣死她嗎。”

“可惜兩個名伶了。”墨風明白過來,長嘆一聲。

(九)

今晚,皓月當空,如同一個碩大的玉盤,清澈的月光灑在地上,照得大地一片蒼白,如霜華滿地。

梨花坊靡靡的絲竹管弦顯得那樣力不從心,孱弱的聲響沒多久就不約而同地停了下來。

很快,整個南歌城陷入一片寂靜,似乎在等著什么的到來。

此時,楊柳樓頭,一個身披嫁衣的女子婆娑起舞,燈火把她的影子映在身后紅木窗上,精巧玲瓏,比本人更加誘人。

與這舞姿一同進行的,還有人熟悉的戲腔。

“煙雨淋鈴,我欹錦繡寒衾,獨斟香茗……”千嬌手握桃花扇,清唱戲文。

這是他第一次唱戲時臉上未畫粉彩,身上未穿戲服,也是最后一次。

那張秀氣的臉,有幾分像小瀟湘,遠看,怕是真會以為是小瀟湘在唱戲。

此刻,萬籟俱寂,就連夜鴉也閉緊了嘴,靜靜注視著楊柳樓,流下一串多情的血淚。

所有人都沉醉其中,花再多的銀子,他們也沒有見過如此絕美的舞步,如同珠落玉盤的唱腔。

一旋舞,華裳廣袂踏著鏗鏘戲文。

再旋舞,紅裙風袖迎著裊裊春風。

云微這傾城一舞,耗盡了所有心血和眼淚,既是舞給千嬌的,也是舞給自己的。

千嬌這絕世一曲,熬碎了一顆七竅玲瓏心,也熬碎了一世的相思。唱給小瀟湘,也唱給云微。

不知不覺,楊柳樓頭一輪圓月已經東沉,天邊已經破曉。

“嬌郎,你看,今晚的月亮,好美……”云微停止旋舞,癡癡地望著月亮,一絲殷紅的鮮血從她的嘴角溢出。

突然,風停了,樹止了,紛紛揚揚的桃花瓣落下,遮住了人們的視線,徒留楊柳樓頭一片朦朧。

“是啊,微兒,好美……”千嬌擦凈了自己嘴角的鮮血,在袖上留下一絲嫣紅。

“君當做磐石,妾當做蒲葦。蒲葦韌如絲,磐石無轉移。”云微雙臂環著千嬌的脖頸,左手豎直朝天:“我欲與君相知,長命無絕衰。山無陵,江水為竭。冬雷震震,夏雨雪,天地合。乃敢,與,君,絕!”

大口大口的鮮血從云微口中涌出,染紅了千嬌的青衫,雖已痛得臉有些扭曲,但云微臉上依舊掛著笑。

一曲終了,余音繞梁。

舞盡天涯,珠淚斷腸。

人雖逝,曲猶揚。縱我一世戲妝,也要護得你一步一蓮華。

愿能夢回南歌,再與你共看煙花綻出月圓。

此后每到月圓,楊柳樓頭都會縈繞著輕柔的戲腔,還隱約可見一個紅衣女子裊娜起舞。

(十)

云微和千嬌緊緊抱在一起,臉上掛著笑,面容栩栩如生,不似死人那般呈死灰色。

陽光再次灑滿人間,遠處一個身影御劍疾馳而來,紫衣飄飄,仙風道骨:“郁寒小友,瀟湘可在?”

此人是紫簫門掌門空云子,年近三百,鶴發童顏,正在努力羽化登仙。

“小瀟湘已去,千嬌與云微也雙雙亡在楊柳樓上。”郁寒一指楊柳樓:“你平時就應該多看看你的兒子和兒媳,不然也不會落得如此下場。”

空云子一愣,隨即撫須笑了起來:“郁寒小友真是聰明,千嬌確實是我兒子。”

把劍用須臾納芥子之法收起,空云子與郁寒二人朝楊柳樓走去,路上,他把這期間的錯綜復雜完整講述了一遍:“其實,瀟湘的本名是葉湘,當年我一心只想著修煉,輕負于她。之后,她取我名中一瀟,她名中一湘,改名為小瀟湘,游走于夜寒國各城。

我們的孩子她生了下來,生下來后我給他取了名字,叫上官寧。瀟湘怕惹人閑話,影響我的清譽,所以對外聲稱孩子是她徒弟,還給孩子取了藝名為千嬌,按對弟子的要求嚴格要求他。

最近我看到她的命燈忽明忽暗,所以就趕了過來,沒想到還是……”

“小瀟湘居然會看上你這么一個老頭,嘖嘖。”墨風仰頭看了看楊柳樓門上的牌匾。

“哼!老夫哪里配不上瀟湘?”聽到墨風說話,空云子氣不打一出來:“你眼睛都好了還要遮著,生怕別人不知道自己眼瞎啊?”

“說的也是,你這老雜毛倒長個三角眼都不怕被人笑話,我還擔心什么。”墨風解下面具,笑著看向空云子。

“臭小子不會說話,老夫怎么就倒三角眼了?”空云子氣得吹胡子瞪眼:“也不看看你自己,男生女相,非奸即盜。”

墨風掂了掂空云子的錢袋:“盜亦有道,就不勞前輩操心了。”

“你們兩個怎么一見面就吵嘴?婆婆媽媽的。”郁寒掩面一笑,帶著空云子登到了楊柳樓頭:

“把他們合葬在紫簫門里吧,那里山清水秀,小瀟湘也會喜歡的。”

“對了,瀟湘的尸身在哪?”空云子收起上官寧他們的尸身,轉身尋找著。

“葬在臥柳山上了,你自己找找吧,我們都一夜未眠了。”郁寒給空云子指了臥柳山的方向,拉著墨風回了遙憶閣。

靜冥 說:

羽書網支持第三方QQ、微博、百度賬號一鍵登錄。喜歡這本《魂香化骨之大夢縈香》記得登陸賬號收藏哦,每天還有免費推薦票,小手抖一抖,順便就轉走,推薦給身邊的好友一起閱讀吧,么么噠!

您已讀完了所有章節,向您推薦

手機版
女王之女王免费试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