將本書添加到我的收藏 收藏本書 忽略

第二章 難破的案子

作者:宋朝才子|發布時間:02-17 01:01|字數:2990

那天,在檢查到一處賓館五層的時候,前面突然傳來激烈的嘈雜聲和罵聲。

“你們這群廢物,市里那么多無頭案件不去辦,整天來查什么酒樓?”

“你們知道我是誰嗎?說出來嚇死你們!”

虎子一聽,唔,不對,這是在威脅警察啊!是什么大人物敢這么囂張?我倒要去看看。

“怎么啦?怎么啦?”他扒開人頭探身進去。

眼前一個瘦弱的文質彬彬的小眼鏡男人半裸著身子,一臉的慍怒,正對著幾個查房的警察氣指頤使,飛揚跋扈;而氣息之中,明顯地充斥著濃烈的酒氣。

“我是負責此次檢查行動的隊長,咋啦?我們查房有什么不妥嗎?”虎子打斷了小眼鏡男人。

隨著眼角往房間里一瞟,里面床上還坐著一個中年婦女,同樣半裸著身子,用毛巾遮擋著,眼神中倒是絲毫看不出有什么驚恐神色。

“我是省委秘書處的,睜大你們的狗眼看看!”

小個子男人轉身走到屋里拿出一本工作證,又轉身回來打開展現在眾人面前,上面赫然印著“省委秘書處機要一秘”。

“你省委秘書處的又咋樣?”虎子一下冒了火。

“別說你是省委秘書處的,就算你是中南海的,老子也敢查!”

“我們行動前并沒有人給我們打過招呼說,這里有個省委秘書處的,住幾號房的不用查;請問你是在工作嗎?和她半裸著身子工作嗎?”虎子又指了指里面的女人,身后傳來幾個兄弟的竊笑。

“你!你!你!”小個子男人開始有些氣急敗壞了。

“你們這是在擾民!”小個子男人接著指責著。

“擾啥民了?這里是酒店賓館,不是你們的鴛鴦屋,少給老子廢話!來人,把他二人分開詢問,查身份證;如果說不出對方真實姓名、工作單位、婚姻狀況,就按賣淫嫖娼帶回去處理!”

不一會兒,手下兄弟就來告知,兩人均已報對名號,那女的是住建廳的公務員,和小眼鏡并不是夫妻,有自己的家庭和老公孩子;而小眼鏡,卻才離婚幾個月,未育。

齊虎笑笑,“呵呵,問得夠仔細啊。”

“一對狗男女!也不知道又在從事什么權色交易?把他們給老子帶過來。”

隨后虎子又對那女的教育一番,“看你歲數也不小了,也是有家庭的人了,是不是行為該檢點一些?”

“還有你!”他又指著小眼鏡教育起來。

“既然和人家有夫之婦偷情就低調點,這么囂張干嘛?我相信這樣的事情傳到你們單位,大家都很難堪是不是?”

說完此話,只見兩人臉上紅一陣白一陣又紫一陣的。

“好了,放了吧!”齊虎手一揮。

臨走前,小眼鏡偷偷湊到警官面前,“警官,可以知道你的警號嗎?”

“市局刑偵一處齊虎,警號—11812115!”虎子聲音硬朗地回道。

還有一次,市局為了配合省檢察院調查一起貪污腐敗案,市局領導保密性地下令重案組停止調查一起殺人案,師傅虎子便在局里咆哮如雷,逢人便說什么如今這社會黑暗得很,連警匪都成一家人了。

就是這樣一個性子正直剛烈同時又口無遮攔、天不怕地不怕的人,在工作中得罪某些領導便在所難免。

一年前,虎子又被人投訴在辦案過程中豪無警察的良好形象;而投訴他的人,據說是省里的某位領導。于是,虎子便被撤掉重案組長職務,調離刑偵一處,到一個最偏遠的農村派出所擔任副所長修心養性去了。

“哎!”每當想到師傅,林大偉就感慨萬千。

因為他這些獨特的性格,致使談了好多女友都未有結果,總說人家太現實不適合做警察的老婆,老大不小了也一直還單著。

假若師傅在某些事情上再看淡一些,言行上再內斂一些,那該是多么完美的人啊!

“頭!監控室到了,下一步咋整?”

林大偉愣神瞬間,不知不覺已到了酒店監控中心。

“查!從她車子到酒店那一分鐘開始,到現在為止。”

林大偉看了看表,“不要放過任何蛛絲馬跡!”

監控很快被調了出來。

5月23日,周箐獨自一人駕車到本市最豪華的龍悅夜總會娛樂。

從20:50分車子駛進夜總會停車場,到21點整周箐正式走入大堂訂房,再到22:50分走出大堂鉆進車里,始終都是其一人;而隨后,再也沒見她出來過。

奇怪的是,七天的錄像自始自終都只發現周箐一人的身影,這令在場人員毫毛有點倒豎,也令林大偉的希望瞬間破滅。

“沒有天理啊!”他喃喃自語著。

監控這么清晰,既然又是兇殺,就肯定會有兇犯的身影。

就算兇犯和被害者熟識,來夜總會之前就已潛藏在車里,那也該在作案后離開啊。

可看到當下一分鐘為止,就是發現不了第二人的身影。

真是見鬼了!

“小張,把錄像拷下來帶回局里做技術分析,看是否有被人為剪切的情況。”

————————。

三天后,市局技偵三處回復林大偉,錄像完整清晰,沒有發現任何人為干預過的痕跡。

他又親自目不轉睛地完整看了一遍,沒發現。

隨后,他又讓手下兄弟們輪番審查,最后的結果還是三個字:沒發現。

案情分析會上,大家都沉默不已。

還能說什么?

如果真要說,那就只剩下猜想了—兇手行無蹤影,可以在監控面前遁形。

或者還有一種可能—自殺。

周箐活生生剜走自己雙乳,然后又讓胸器和兇器神秘地消失。

想想都是胡說八道。

三天后,市局刑偵一處處長秦剛把林大偉叫到辦公室。

“小林啊,有啥發現沒有?”秦剛關切地問到。

林大偉把案情和偵查結果向秦處長匯報后,秦剛聽完也有點傻眼了。畢竟自己從警多年,啥稀奇古怪的案子沒接手過?但這件案子聽林大偉這么一說,的確顯得十分詭異。

不過,秦處長也是久經沙場的偵破高手,疑難案件經他手破解無數,他始終堅信一點,任何犯罪都會留下蛛絲馬跡,只要在辦案過程中認真細致,就一定會有發現。

“小林啊!”秦處長語重心長地說著,“受害者是公眾人物,此案關系重大,所以才會讓我們市局接手;而市局領導又一再囑托要迅速破案,所以才交予你們重案組,一定得有信心啊!”

“秦處,這一年來我的確盡心盡力了,但無奈個人能力有限,我看還是讓師傅回來吧!”

“他?”秦處略一思吟,“不行,這家伙口無遮攔,不適合做刑偵工作,我看他還是在農村派出所幫老鄉牽牽牛放放羊比較合適。”

“師傅這個人就是對社會上某些事情看不慣愛評頭論足而已,但在專業素質上的確有目共睹,還是應該請示一下市局領導,讓師傅回來吧,哪怕不能官復原職,幫他的徒弟我出謀劃策一下也好啊!”

秦剛陷入了沉思。

這一年來重案組未破案件堆積如山的情況他不是不知道,齊虎這小子的確是個難得的刑偵人才,只可惜那張嘴實在太賤,平時又從不拘小節,有點放蕩形駭的感覺,一點都不像他爹。

不過轉念一想,這小子也許就是個怪才。

平時人們不都說嘛,有才華的人總是會與眾不同;因為他們的思維開闊,所以平日里的行為舉止自然也會受到影響,不喜歡遵循常規。

想想平日里這小子對刑偵工作愛得那么瘋狂,一天沒案子破就像丟了魂似的;一年了,重案大案都遠離了他,這小子呆在那偏遠農村,也最多有機會破點牛馬失竊案,想必早已經憋瘋了。

不如趁此機會去看看,也許這小子早就千萬次地閉門思過了,只要能重回市局刑偵處,也早就暗下決心,收斂自己的臭習慣了。

人嘛,特別是年輕人,誰能無過?改了就是好同志嘛。

第二天,秦剛找到市局領導,將近期刑偵一處的工作做了簡略匯報后,又將自己想將齊虎調回來的想法一說,市局領導當下拍板,虎子半年前犯的錯誤也并不是什么特別嚴重的問題,年輕人嘛,只要肯改就是好同志。

聽了市局領導的這句話,秦剛自然毫不遲疑地做下決定,第二天就親赴青山鎮,把這小子領回來。

(齊虎是個怎樣奇特的人?他最終會跟隨秦剛回到刑偵崗位嗎?又會改掉過去的臭毛病從而官復原職嗎?“5.23”案又是怎樣詭異的一個案子?能在齊虎手下迎刃而解嗎?種種疑問和懸念都有待破解。)

(請不要走開,待俺一樁樁一件件地慢慢梳理下去)

(才子發誓,此書一定不太監,請各位看官多多鼓勵,多多支持,看到情深之處別忘了各種留言、花花種下,小的這廂有禮了!)

宋朝才子 說:

你的留言是俺不斷更新的動力!

您已讀完了所有章節,向您推薦

手機版
女王之女王免费试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