將本書添加到我的收藏 收藏本書 忽略

第七章 :黑衣人

作者:文清言|發布時間:11-23 20:31|字數:2039

“你說我是何人呢?”仇語說道,伸出右手。只見她掌心一道小型的旋風正在逐漸形成。

不過還沒等到那旋風完全形成,仇語就已經力竭,癱坐在椅子上了。

“無影擊?你是——”

朗決剛要說出口,卻被仇語制止了。

“有些話,還是爛在肚子里比較好。”仇語喘著粗氣說道,一臉煞白。

“是,我知道了。”朗決言罷,恭敬地對仇語行了一禮。

“你我二人之間,這些俗禮就免了吧。對了,這些年,你可曾搜羅到有什么能增加內力的丹藥?”仇語問道,像她這般修煉下去,要手刃仇人不知要何年何月去了。雖有心得讓她事半功倍,可她還是覺得太慢了。要對付聞人凱遠這老東西,必須要像鈍刀子一樣慢慢磨才行。依著仇語的性格,殺死他完全就是便宜了他,她要看著聞人凱遠生不如死。她也要他嘗嘗,骨肉分離,血親慘死的滋味。

“早些年倒是從丹王那里得到過那么一點兒,不過被小兒吃掉了不少,剛好還剩下那么一兩顆。”朗決說著,在屋子里四處翻找起來。

不多時,他就拿著一個小瓷瓶走到仇語面前,倒出了一粒拇指大小的黑色丹藥。這丹藥色澤黑亮,一看就是極品,也不待仇語研究了,她伸手拿起丹藥一口便吞了下去。

之后起身,走到門前:“把落霞給我吧,長虹太招搖了。”說罷打開門揚長而去。

留朗決在那里嘆息:“這江湖,終究是不能平靜多久了。”

……

從朗決那里出來以后,仇語便隨便找了間屋子,關起門來吸收丹藥的藥力。為了避免不被人打擾,她插上了門栓,然后盤腿在床上打坐。

幽藍卿和軒轅曄還在院子里吵鬧,而那個小孩兒則是跟那一團白在玩耍,原來那一團白是一只雪狐,黑色的眼珠滴溜溜地不停轉著。

屋內,朗決從床下掀開了地磚,露出一個長方形的坑,坑里有一個木頭盒子。他把盒子拿了出來,打開了蓋子。只見里面安靜地躺著兩把東瀛武士刀。

想當初他無意中得到了一塊隕鐵,還沒想好要打造成什么東西,消息就走漏了風聲。那人拿著一張圖紙,找到他的山門,在門中大鬧了一番,非要他打造這把兵器。迫于無奈,他只得聽那人的,用他剛得到的隕鐵打造了這一大一小兩把武士刀。

看著這兩把刀,朗決就一陣肉疼,他好不容易得到的隕鐵,就這樣拱手給別人做了嫁衣,叫他怎能不氣?奈何那人太過強勢,門中竟無一人能敵得過她,他也只好作罷。

這一大一小兩把武士刀,便是由她取名為:長虹、落霞。

朗決將落霞拿出,復又將長虹放回原處,這才走出了房門。

“老東西,你拿的什么?給小爺我瞧瞧。”小孩兒看見朗決手中的刀,想要拿來玩兩下,卻被朗決一個眼神制止了。

不過旁邊的幽藍卿和軒轅曄也看到了,二人齊齊湊了過來。

“這是什么武器?好奇特啊,看起來像刀,不過這刀刃是不是太窄了?而且咱們靖安的刀不是這樣的啊。”幽藍卿問道,就想伸手去拿,卻被小孩兒拍掉了他的爪子。

“小爺我都沒得看,憑什么給你看?”

“哈哈哈哈。”旁邊的軒轅曄直接樂出了聲:“活該,誰讓你動人家東西的?哈哈哈哈”

“軒轅曄!”幽藍卿低吼,轉身就和他打了起來。

二人在院子里你來我往的,不少花草全被他們毀了,可二人還不自知,依然在那里糾纏。

……

是夜,眾人都在屋里休息,唯獨朗決的房間了憑空出現了一個黑衣人。

“不知閣下深夜到訪寒舍所為何事?”朗決道,起身點了油燈。

只見那人端坐在椅子上,一身黑衣蒙面,冠發未綰未系,隨意地披在身后。

“老家伙,我是誰你不用知道,你只需要把長虹給我就行了。”那人淡淡地說道,身上散發出來的寒氣生生將人逼出數米之外。

“老朽不知道你在說什么,閣下還是請回吧。”朗決當即就下了逐客令。

開玩笑,那個女人現在還在他這院子里,要是讓她知道還有人知道長虹的事,她能親手撕了他。

“這么跟你說吧,當年那人來這兒的事我也知曉,關于長虹,我不想多言,你只需知道,這世上除了我,沒有任何人有資格得到它!”這話說得,無與倫比的霸氣。

“閣下還是請回吧,老朽這里,沒有你說的那件東西。”朗決拂袖,再下逐客令。

“有沒有不是你說了算的,你不要敬酒不吃吃罰酒。要知道,我比起那人來,可是毫不遜色的。”黑衣人說道,猛然將內力外放,震得朗決后退數步。

朗決心中大驚:饒是當年的仇語也不敢說只靠內力外放就將他震退數步,但眼前這人卻做到了,可見此人是多么的可怕。

可即便如此,他也不能交出長虹,畢竟那個人還在他的院子里,如今只能先拖延時間了,這個幽藍卿枉稱第一公子,這么大個人混進院子里來了都不知道,真是氣死他了。

“不知閣下為何非要這長虹不可,據我所知,它并非公子之物。”朗決笑道,事已至此,他也沒必要再隱瞞長虹在手中的事實了,反正眼前這人已經知道長虹在他手中了。

“長虹的確不是我所有,不過它乃我一位故人的遺物,所以我必須拿走它。”黑衣人淡淡地道,收起了內力。

“故人?不知閣下與那人是什么關系?”朗決問道:“實不相瞞,小老兒受人所托,代為保管,若是就這么不明不白地交給你了,小老兒不好交代啊。”

“老東西,你的話有些多了。”黑衣人斜睨了朗決一眼,眉宇間凈是不滿。

“我就說有什么東西嘰嘰喳喳地吵個不停,連個舒服覺都不讓人睡,原來是有貴客到訪啊。”話音剛落,就見朗決的房門被人一腳踢開了,軒轅曄手持長劍,正站在門口皮笑肉不笑地看著黑衣人。

文清言 說:

羽書網支持第三方QQ、微博、百度賬號一鍵登錄。喜歡這本《邪王霸愛:閻羅夫人》記得登陸賬號收藏哦,每天還有免費推薦票,小手抖一抖,順便就轉走,推薦給身邊的好友一起閱讀吧,么么噠!

您已讀完了所有章節,向您推薦

手機版
女王之女王免费试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