將本書添加到我的收藏 收藏本書 忽略

001 悠悠我心

作者:花容|發布時間:10-20 11:02|字數:1987

“夫人,起風了,進屋去吧。”我聞言轉頭看著自己的夫君。

他容貌清俊,卻抵不過那人眼波流轉間的一抹瑰麗。三年了,我終究沒能忘得了梅長生,縱然夫君待我千般好,雖舉案齊眉,到底是意難平……

十四歲那年,我隨娘親去戲園子聽戲,臺上咿咿呀呀地唱著,我卻昏昏欲睡,旁邊的小丫頭阿紫拽著我的衣袖道:“聽聞戲班子里的梅長生有天人之姿,小姐何不去看看!”

我看到梅長生的時候,他蹲在梅樹下,滿身泥土,形容狼狽。

他看到我,笑問道:“哪里來的小姑娘?要不要嘗嘗我的梅花釀。”

我拿出偷藏的松子糖給他下酒,他含著糖,笑得像個孩子。

他說他沒吃過大街上隨處可見的松子糖,他說從會說話起便學著唱戲。

他醉酒后,非要給我唱《杜十娘》,他搖晃著身形,嘴里含混不清地唱著戲詞,咿咿呀呀,纏綿悱惻。

那天起,我常去戲園子里看他,他在臺上唱戲,扮演著不同的角色,個個風華絕代,我坐在臺子下,拼命為他鼓掌。

我去后臺找他,他妝還沒卸下,精致地仿若畫中人。見我進門,他笑道:“丫頭又貪我的酒了?”

這一笑,便仿佛萬紫千紅盛開,火樹銀花綻放一般,畫中人頓時鮮活了起來,從三千里外的神山走入了萬丈紅塵。

“長生,我喜歡你!”

梅長生依舊笑得風輕云淡:“阿蕓喜歡我什么樣子?”

我答不上來,固執地認為他在敷衍我,依舊日日去尋他。

我同往常一樣去戲園子,父親帶著家丁來找我,阿紫歉疚地看著我。我在大庭廣眾之下被家丁抓著,我看到人群中的梅長生悄悄離去……

“阿蕓,他背后的靠山我們惹不起。”是了,昆玉班能一班獨大,梅長生能成為戲曲大家,若說這背后沒個后臺,真是讓人不敢相信。

半月后,父親為我定親了,是本地大戶趙家,成親之日將近,看守我的人也放松了警惕,我溜去戲園子找他,卻看到他同往常一樣笑語晏晏,桌上擺著他最喜歡的梅花釀,我最愛的松子糖,只是對面坐著其他女子,那女子我認識,知府家的千金。

我狼狽而歸,灰頭土臉,一敗涂地。

嫁入趙府三年,我不幸患上天花,被家人移到偏房,不時地昏睡。

前頭是趙老太爺的生辰,聽說請了有名的昆玉班。

我醒來時,發現雙手被人握住,那人赫然是梅長生,他臉上盡是疤痕,聲音嘶啞:“我變成這般模樣,她才會答應放我走。”

“長生,再為我唱一曲《杜十娘》吧。”

他起身咿咿呀呀地唱著,聲音嘶啞,卻是我聽過最好的曲子。

誰說戲子無情,豈知無情之人皆非無心,一悲一喜一抖袖,一跪一拜一叩首,一顰一笑一回眸,一生一世一瞬休。

——————————————————————————————————————————。

“夫人,起風了,進屋去吧。”我聞言轉頭看著自己的夫君。

他容貌清俊,卻抵不過那人眼波流轉間的一抹瑰麗。三年了,我終究沒能忘得了梅長生,縱然夫君待我千般好,雖舉案齊眉,到底是意難平……

十四歲那年,我隨娘親去戲園子聽戲,臺上咿咿呀呀地唱著,我卻昏昏欲睡,旁邊的小丫頭阿紫拽著我的衣袖道:“聽聞戲班子里的梅長生有天人之姿,小姐何不去看看!”

我看到梅長生的時候,他蹲在梅樹下,滿身泥土,形容狼狽。

他看到我,笑問道:“哪里來的小姑娘?要不要嘗嘗我的梅花釀。”

我拿出偷藏的松子糖給他下酒,他含著糖,笑得像個孩子。

他說他沒吃過大街上隨處可見的松子糖,他說從會說話起便學著唱戲。

他醉酒后,非要給我唱《杜十娘》,他搖晃著身形,嘴里含混不清地唱著戲詞,咿咿呀呀,纏綿悱惻。

那天起,我常去戲園子里看他,他在臺上唱戲,扮演著不同的角色,個個風華絕代,我坐在臺子下,拼命為他鼓掌。

我去后臺找他,他妝還沒卸下,精致地仿若畫中人。見我進門,他笑道:“丫頭又貪我的酒了?”

這一笑,便仿佛萬紫千紅盛開,火樹銀花綻放一般,畫中人頓時鮮活了起來,從三千里外的神山走入了萬丈紅塵。

“長生,我喜歡你!”

梅長生依舊笑得風輕云淡:“阿蕓喜歡我什么樣子?”

我答不上來,固執地認為他在敷衍我,依舊日日去尋他。

我同往常一樣去戲園子,父親帶著家丁來找我,阿紫歉疚地看著我。我在大庭廣眾之下被家丁抓著,我看到人群中的梅長生悄悄離去……

“阿蕓,他背后的靠山我們惹不起。”是了,昆玉班能一班獨大,梅長生能成為戲曲大家,若說這背后沒個后臺,真是讓人不敢相信。

半月后,父親為我定親了,是本地大戶趙家,成親之日將近,看守我的人也放松了警惕,我溜去戲園子找他,卻看到他同往常一樣笑語晏晏,桌上擺著他最喜歡的梅花釀,我最愛的松子糖,只是對面坐著其他女子,那女子我認識,知府家的千金。

我狼狽而歸,灰頭土臉,一敗涂地。

嫁入趙府三年,我不幸患上天花,被家人移到偏房,不時地昏睡。

前頭是趙老太爺的生辰,聽說請了有名的昆玉班。

我醒來時,發現雙手被人握住,那人赫然是梅長生,他臉上盡是疤痕,聲音嘶啞:“我變成這般模樣,她才會答應放我走。”

“長生,再為我唱一曲《杜十娘》吧。”

他起身咿咿呀呀地唱著,聲音嘶啞,卻是我聽過最好的曲子。

誰說戲子無情,豈知無情之人皆非無心,一悲一喜一抖袖,一跪一拜一叩首,一顰一笑一回眸,一生一世一瞬休。

花容 說:

羽書網支持第三方QQ、微博、百度賬號一鍵登錄。喜歡這本《青青子衿》記得登陸賬號收藏哦,每天還有免費推薦票,小手抖一抖,順便就轉走,推薦給身邊的好友一起閱讀吧,么么噠!

您已讀完了所有章節,向您推薦

手機版
女王之女王免费试玩 时时彩跟着计划定位胆倍投靠谱吗 东北麻将打夹胡技巧 福彩3d五码组六遗漏分析 黑龙江快乐10分技巧 北京赛车pk10开奖直 万和城彩票首页 qq分分彩全天计划网页 年轻人先赚钱再结婚 江苏时时彩预测软件下载 体彩七星彩走势图大星彩票走势图 六合图库软件下载 有料视频赚钱 香港神童一肖彩图 迅雷玩客云 如何赚钱 睡觉赚钱法 吉林快三开奖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