將本書添加到我的收藏 收藏本書 忽略

第二章 詭事連連

作者:云海蒼|發布時間:10-06 11:37|字數:3742

“受驚!有啥受驚的?你請我來不就是為了給你壓驚的嗎?現在老婆子我來了,你還怕個球。”三婆眨著眼睛怒道,隨即拉著我說道:“小龍,你爺爺說害怕你受驚,我來問你,三婆在這,你可害怕?”

聽著三婆莫名其妙的話,我不知道該如何回答,雖驚看了一眼爺爺,爺爺也是緊皺眉頭,似乎也是一副無奈的樣子,就在我無措的時候,那老懷叔家的大廳里陡然傳來一聲撞響。

“咚!咚咚!”

這一聲撞響頓時驚住了埋頭抽泣的王玫瑰,剛才我還沒注意她,原來她是躲在院子角落里去了,看她那陡然抬起的驚悚面孔我很是疑惑。

“又發作了,又開始準備吃人了。”王玫瑰陡然一個咋呼,嚇了我和爺爺一跳,三婆倒還好,依舊鎮定自如。

“小玫,給我閉嘴,整天瘋瘋癲癲的,看看你成個啥樣了,你再看看村里人都怎么看你。”三婆沖著王玫瑰一吼,頓時嚇住了王玫瑰,看她忽然不出聲,我很是好奇,沒想到三婆竟然可以震住她,我還以為她誰都不怕呢。

三婆訓完了王玫瑰,隨即她邁著步子對著緊閉的大門走去,臨至門前一米時,忽然停了下來,繼而忽然驚呼:“怎么回事?小懷子怎么會變成這樣?”

三婆的話,讓我愣在當場,我啥也沒看見,不知道三婆這話什么意思,還是說她看見了什么?

爺爺突然走到三婆面前,驚恐的說道:“三婆,你是不知道啊!我剛一開始見到的時候,也是被他嚇的差點丟了魂,小懷子的嘴里長出了兩個長長的獠牙,跟個僵尸似的,老嚇人了。”

三婆眉頭一皺喝道:“什么叫像僵尸,他已經變成僵尸了。”三婆說完也不管爺爺和王玫瑰的驚嚇的表情,繼續問道:“這門是你關上的?”

爺爺楞了一下,點頭道;“是,怎……怎么了?”爺爺不知道三婆為什么這么問,還以自己做錯了什么。

“還好意思問怎么了?你不知道僵尸怕陽光嗎?你現在把門一關,太陽都照不進來,等到了晚上,小懷子出來,有你哭的時候。”三婆雖然說了爺爺,不過自個還是上前摸著墻打開了門,門一打開,老懷叔面無血色,白的嚇人的面孔頓時出現在陽光的映射下,一束陽光不偏不倚正好射在老懷叔的臉上,頓時,我便看見他的臉猶如被燒烤了一般,頓時開始著火,不過老懷叔也是聰明,臉部剛燒著,整個人瞬時間就往里退了去,一直就站在最里面的老爺柜旁沖著三婆吼吼直叫。

王玫瑰緊閉著眼,渾身哆嗦著個不停,口中也不知道念個啥,嘰嘰歪歪的沒玩沒了,爺爺也好不到哪里去,整個人差點嚇得倒地,幸好被我一把扶住,而我說來也奇怪,老懷叔雖然面目猙獰,可是我卻不是那么害怕,也不知道為啥,可能正如三婆所說,有她在,一切都沒那么可怕。

“造孽啊,造孽!”三婆突兀幽怨起來,我不明所以,連忙問:“三婆,你為什么總是嘆氣呀?”

三婆摸了摸我的頭,說道:“不是三婆想嘆氣,而是因為你老懷叔太貪心,種下了惡果,使得自己變成這幅德行,而且還吃了自己的孩子。”

“孩子?”我一愣,老懷叔家里啥都沒看見,孩子的影子更是沒有,三婆這話說得我是錯愕不已。

“三婆,我咋沒看見呢?”

三婆指了指老懷叔的肚子里無奈道說道:“被他吃了,在肚子里。”

我猛地驚呼,完全不敢想象,一個活人就被老懷叔吃下肚了?這,這簡直太恐怖了,可是你轉念一想不對呀,那骨頭呢?這東西這么硬,老懷叔能咬的動嗎?

“三婆,那骨頭也被老懷叔吃了?”

三婆搖搖頭,隨手一指王玫瑰旁邊的大缸里,看著大缸我就不解了,三婆一個瞎子是怎么知道的?而且這還是我第一次帶她來,她不可能知曉啊?難不成三婆有透視眼?不待我多想,三婆忽然在我們三人驚訝的目光中跨進了大廳,爺爺見了頓時急道:“三婆,那是僵尸,不能去啊!他會吃了你的。”

“哼!有本事就讓他吃好了。”三婆話剛說完,躲在老爺柜旁的老懷叔突然張牙舞爪沖著三婆跑來,見此,我不由自主的嚇的倒在地上,而三婆卻依舊不動如山,爺爺見了頓時膽戰心驚的說道:“哎喲!我的娘哎,你咋就不聽勸的呢?”爺爺干脆不去看,閉上了眼睛轉過頭去。

就在我們為三婆緊張的時候,三婆忽然動了,就在老懷叔伸手抓她的時候,三婆陡然一個錯位讓了開來,隨后老懷叔慣性的往前沖,就在快要接近陽光的地方時,他明智的停住了身子,剛準備轉頭,只見三婆也不知道從哪兒拿出來的黃符一把貼在了老懷叔的頭,頓時老懷叔詭異的不動了。

三婆定住了老懷叔,隨即看著我爺爺沒好氣的說道:“還愣著干嘛?還不將他拖到院子里。”

爺爺聞聲抬頭一看,頓時傻了,還以為三婆必死無疑,沒想到反而制住了老懷叔,當下也不害怕了,傻呵呵的笑著跑過來,抱著老懷叔一動不動的尸體就往外拖,可是剛拖一半,老懷叔的身上頓時著了火,火勢越來越大,爺爺見了,立馬害怕的松了手,老懷叔自然而然的就躺在陽光下被太陽灼燒著,可就在這時,原本晴朗的天空頓時出現一片黑云,雷聲還未響,就下起了大雨。

更為詭異的是,我只看到了老懷叔家的上空有著一片黑云,其他的地方滴雨未沾,這事太不尋常了,我思索著要不要告訴看不見的三婆,可是還不待我告訴她,三婆便像親眼看見了一半,頓時幽怨連連。

“唉!此事就連老天都不幫我們,看來咱們這條村怕是要出禍端啦!”

爺爺一聽,頓時慌了,三婆有什么本事她知道的很清楚,現在不僅天出異象,就連三婆都這么說,那就說明這村子必定會有禍端發生,可是他這村長才當了一年,他可不希望在他任職的時候出現亂子的事,當下也不顧臉皮了,當場對著三婆跪了下去。

“三婆啊!就算我老馬求你,你無論如何也一定要想出辦法解決這件事啊,要不然咱們村可就……”爺爺說到最后竟然老淚縱橫起來,三婆也知道爺爺說的是什么,可是現在出現的這種情況實屬天意,天意怎可為?思索了一陣子,三婆終于下定決心,決定搏一搏。

“你先起來吧,這事要擺平掉雖然很難,不過一切禍源起于頭,我們只有找到將小懷子害成這樣的兇物,將它消滅,這樣或許能有一線轉機。”

爺爺見有希望,連忙急著問道:“三婆,難道你找到禍害小懷子的兇物了?”

三婆拄著木杖往前走了五步,剛好停在老懷叔的身旁,隨后指著他的口袋說到:“兇物暫時還不知道,不過小懷子的為人你們也知道,看上去老實巴交,其實也是一個貪財的主,這一次正是被他這性格給害死了。”

爺爺能當上村長,也是有點小聰明的,順著三婆指的方向,再根據她說的話,爺爺很快便知道了三婆的意思,隨即走到老槐樹的身旁蹲了下來,在他的口袋里一陣摸索,不一會,一個純綠的玉佩掏了出來。

爺爺皺著眉頭,看著玉佩,越看越不對勁,最后看向三婆不確定的說道:“三婆,小懷子的口袋裝著的好像是古代的東西,一枚純綠的玉佩。”

“哼!古代的東西誰不想要,可是也得看事而行,這小懷子既能拿的玉佩,說明這兇物一定是成了氣候。”

“額?”聽完三婆的話,我不是很明白,連忙問:“為什么拿了玉佩就成氣候了,如果拿不了呢?”

三婆看了我一眼,說:“拿不了就好了,你老懷叔也就不會變成僵尸,可是事不如人愿啊!”

三婆的話一直縈繞在我的耳旁,今日還是我第一次見識了這么多學識,更沒想到的是,瞎眼的三婆居然這么厲害,我們大家為了處理老懷叔的事,一直忙活到晚上五點多,終于將他給燒了,這件事爺爺沒有讓村里人知曉,害怕引起恐慌,三婆也支持爺爺這么做,畢竟如果被大家知道的話,或許就更難辦了。

可是老天似乎不想這么快就平息這件事,繼老懷叔的事情之后,我的好朋友李胖子的家里又發生了一件恐怖的事情。

這一天大晚上,我和爺爺在家吃著我喜愛的大公雞,李胖子肥嘟嘟的聲音搖搖晃晃的跑了進來,一進門,他就不停的喘著氣,我好奇地站了起來,走到他的身邊,問道:“怎么了大胖子,啥事把你急成這樣?”

李胖子忽然臉露驚恐,嘴唇哆嗦著看著我說:“小,小龍啊!我,我爸要吃我。”

“啪!”還沒等我反應過來,爺爺驟然站了起來,手中端的碗都摔在了地上。

李胖子被我爺爺這一舉動給嚇了一跳,愣住了,我拍了拍他的肩頭,示意他不要慌張,這時爺爺突然一把抓住了李胖子的肩膀,著急問:“小胖子,告訴馬爺爺,你確定你爸爸要吃你?”

“額?恩恩!”李胖子估計是被我爺爺嚇到了,先是一愣,隨即直點頭。

爺爺見他點頭,臉色刷的一下變得難看之極,“糟了,又來了一個,不行,我的親自去找三婆過來。”爺爺說完,也不管我們兩,徑直對著院外跑去。

就在我和李胖子等了足有十分鐘的時候,爺爺這才將三婆帶過來,不過不是扶著來的,而是背來的。

爺爺一進門,擦了擦臉上的汗水,隨即對這里胖子說:“小胖子,把你爸爸的事講給三婆聽。”

李胖子看了一眼三婆情不自禁的往后退了一步,似乎對于三婆他很害怕,三婆雖不能看見,但卻是像預見了一般,揮揮手道:“別怕,跟三婆說說,你爸爸到底出了什么事?”

李胖子看了我一眼,我知道他害怕什么,隨即對他點點頭示意他不要害怕,李胖子這才有些拘束的看著三婆說道:“我爸每天都會上山收夾子,每天都會準時三點多回來,可是今天足足回來晚了一個多小時,這還不算,他敲門的時候,我一看發現老爸的脖子上全是血,手里還緊緊的拽著個玉戒指。”

“玉戒指?”三婆嘀咕一聲,爺爺聞言也是知道了與老懷叔的事情一樣,都是被貪心給害的。

李胖子接著說道:“那時我也沒有想那么多,就在我準備拿毛巾幫他止血的時候,老爸突然發了瘋一般,對著我抓繞,還張著嘴要咬我,最后沒得辦法,老媽也去世了,我只能到村長您這兒來了。”

聽完了李胖子的敘述,爺爺臉上的汗水一層一層的往下滴,我能感覺到,爺爺是真的害怕到了極點,三婆這時忽然轉臉看著爺爺說道:“老馬!此事已經逐漸嚴重,不能再拖了,為了大家的安全,今晚必須上山一趟。”

云海蒼 說:

羽書網支持第三方QQ、微博、百度賬號一鍵登錄。喜歡這本《禁地之逃出生天》記得登陸賬號收藏哦,每天還有免費推薦票,小手抖一抖,順便就轉走,推薦給身邊的好友一起閱讀吧,么么噠!

您已讀完了所有章節,向您推薦

手機版
女王之女王免费试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