將本書添加到我的收藏 收藏本書 忽略

第六章 我的傻妹妹

作者:靈魂|發布時間:10-06 22:50|字數:2669

我聽了他們的辦法,喜出望外,飛快的拔完了帶回的飯菜,亟不可待的拿起信紙,跑出宿舍,去找張玉。

他們的辦法其實很簡單,就是通過劉寶的表哥馬玉龍搜集了李悅假借談朋友的名義玩弄女孩子的事情,整理后,寫在了信紙上,讓我拿著這個去勸說張玉不要和李悅交往,最起碼也要保護好自己。

我感覺,有了這張信紙,有了這么多證據,我一定可以勸說張玉離開李悅的,但是,現在還是個單純男孩的我還不知道一句話,那就是,戀愛中的女人是愚蠢的,包括女孩。尤其是張玉。

女生宿舍樓離我們男生的并不遠,雖然有個宿舍管理,但并不嚴,我又是張玉名義上的哥哥,所以,我輕易地叫出了張玉。

“信哥,這個時候你叫我有什么事?”由于事發突然,張玉以為發生了什么大事。急忙問我,但我沒說話,宿舍樓下,人來人往,不是說話的地方。我示意她跟我走。

我們來到那天碰到周壯的小樹林。

“信哥,到底有什么事情嘛?還非要來這里?對了,我聽人說,你病了?怎么樣了?好了么?”聽到這里,我感到一陣溫暖,看來,張玉還是挺關心我的。

“你看看這個。”我沒說什么,直接把信紙遞給了張玉。這時候,天還沒黑,她接過信紙,仔細的看起來,我注意觀察著她,只見張玉一邊看,臉色飛快的變換著,可以想象的到,她也不清楚李悅的過往情史是這么的不堪入目。

終于等到她看完,我望著她,問道:“你怎么看?”

“我要問問他,究竟會怎么對我?”張玉咬著牙說道。

哎喲,我的傻妹妹啊,怎么會這樣說。

“不要去問,你覺得問了會有結果么?”

“那怎么辦?信哥,你是我哥,不會看著我吃虧吧?你給我出個主意。”張玉發揮了她一貫不習慣于動腦的傳統,直接要我給她出主意。這正好是我的打算。

“首先,你不能出去住。要在宿舍住宿。其次最好遠離李悅,那就不是個好人。你沒看看?那上面有多少個人已經吃了他的虧,光打胎的就有好幾個。”我幻想著一勞永逸。

”呵呵,信哥啊,你怎么變得那么,那么,嗯,怎么說呢。總之一句話,不正經。“張玉還是個純情女生,聽到打胎的字眼,就開始扭捏,說話間,我們的嚴肅談話,歪了樓。

好一陣風花雪月過后,張玉看天色不早,提出要回去了,我雖然依依不舍,但也不會留她,只是在分開的時候,再三告訴她,要有防備,不要吃虧。最好離開李悅。

“信哥,你是個好人。”臨分別的時候,張玉對我說。

這句話聽得我心潮澎湃,覺得自己大功告成了,美滋滋的回了宿舍。可惜啊,我不知道,那句話以后的含義,要是知道,就不會吃虧了。

等我回到宿舍,三個兄弟還在眼巴巴的等著我的消息。等我說了經過后,三個人看著我得意的樣子就像在看一個大傻逼。

“完了,信哥。徹底完了。你那個妹妹已經毫無救治的可能了。”侯軍直接說道。

“不會吧?我看張玉挺在意的。”我也成了愚蠢中的一員。

“那你等著看吧。也許她是其中的少數人。”說完,大家都上床睡覺了。

我抱著對張玉的信心也睡了個好覺。

沒想到,我的傻妹妹張玉在天明的早操上就給了我一個驚喜。

我剛出宿舍門,兩個膀大腰圓的打手模樣的高三同學就把我挾持到了小樹林。在那里我見到了李悅。

“呵呵,大舅哥,你很不老實哦。竟然在后面說我的壞話。難道做我李悅的大舅哥不是你的榮幸么?”李悅很不爽,用手侮辱般的拍著我的臉說道。

“我怎么了?”被兩個人抓著胳膊的我動彈不得,只好問道,這時的我心里還不知道發生了什么事情。

“怎么了?這不是你交給玉玉的?你說怎么了?竟然敢離間我和玉玉的感情。看來是我抬舉你了。”李悅咬著牙,掏出一件東西,在我眼前晃著說道,我看清楚了,正是昨天晚上我交給張玉的那張信紙。

我的傻妹妹啊,你怎么直接給李悅說了?還把信紙給了他?我雖然暗地埋怨張玉,卻不愿意委曲求全,梗著脖子看著李悅,問道:“是,那又怎么了?難道那里說的不是真的?”

“是真的,難為你了,大舅哥。把我打聽的這么詳細,有的人連我自己都忘了,多謝你的提醒啊,有時間還能去找她們敘敘舊,聊聊天什么的。”李悅一副我就是無恥你能怎么樣的嘴臉。讓我看的直冒火。

“只不過,可惜啊,大舅哥。小玉玉還是相信我地,我說那都是別人的陷害,眼紅我們的愛情,讓她不要相信,你猜怎么著啊?小玉玉今天就要搬出去住了,我給她租的房子,不過,不要擔心啊,我不會和小玉玉同居的,那樣名聲不好。但是呢,我有那里的鑰匙,可以隨時去那里玩耍啊。你不要擔心,我很純潔的。小玉玉更純潔。”李悅一副道貌岸然的樣子,一句句誅心的話語打擊著我,刺激的我發了狂。

“你這個人渣,還純潔?我他么的收拾你。”我奮力掙脫了抓著我的兩個人,怒吼著向李悅撲過去,準備撕碎了面前的這個衣冠禽獸。

沒想到,經常打架的李悅十分機警,見我撲上來,抬腿就是一腳踢在我的小肚子上,一陣劇烈的絞痛傳來,讓我無力地跪倒在地上。李悅走上來,踩住我的手,碾壓著狠聲說:“跟我斗?偷襲我?老子開的就是打架鋪兒,你算老幾?來,收拾他,讓他知道什么是疼徹心扉。”說完,松開腳退開,他的手下嘍啰,一擁而上,拳打腳踢,打的我在底下直翻滾,最后,我抱住頭,一動不動,任人蹂躪。

“住手,李悅,那是我哥哥,你們在干什么?怎么打他?”迷糊中聽到了張玉的叫聲,那瞬間,我昏迷了。

等我醒來,已經在宿舍了。劉寶一個人在,見我醒過來,急忙跑到我床前,關切的問我:“怎么樣?身體有事么?”

我渾身疼痛,但感覺沒有什么大事,就開口說道:“沒事,皮外傷。其他人呢?”

“他們去上課了,我請假說你發高燒了,留下來照顧你。怎么辦?需要去醫院么?你挨打的事,我們沒有報告老師,你看怎么辦?”

“不說也好,免得李悅報復你們。張玉來過么?”

“你還問她?就托人帶過來五百塊錢,說是給你看病的,就沒來過,聽說她已經搬出去住了。李悅給他租的房。"

我沉默了,李悅說的沒錯啊,還是他們親。

“算了,不說他了,老師沒懷疑?”

“沒,開學典禮的時候,你就請過假了,所以沒人懷疑。可以后怎么辦呢?”劉寶一臉擔心。

“沒事,君子報仇,十年不晚。早晚我要討回來的。”我咬著牙說。

“那好,想開一點,對了,餓嗎?我準備的有東西,就怕你醒來餓。”說著,端過來一個飯盒,里面是在街上買的大包子。

人餓了,什么都是好吃的,沒等劉寶把開水端過來,我就已經兩個包子下肚了。見我這么能吃,劉寶也高興,能吃就代表著身體沒事。

“對了,你慢點吃,不夠,我再去買。你要小心了,李悅放話出來,這事沒完。”

第七章 我要報仇要雄起

確實像劉寶告訴我的,這事沒完。

在我養了四天之后,開始上課以后,不斷地有人找事,不是說我撞人了,就是說我踩腳了,還有人說我搶了他的女朋友。理由五花八門,歸根結底一個目的,就是找事。

開始的時候,我還忍耐著,但他們變本加厲,越來越頻繁,越來越不像話了,甚至連借口都不找了,直接就出手陰我。

靈魂 說:

羽書網支持第三方QQ、微博、百度賬號一鍵登錄。喜歡這本《澀字頭上一把刀》記得登陸賬號收藏哦,每天還有免費推薦票,小手抖一抖,順便就轉走,推薦給身邊的好友一起閱讀吧,么么噠!

您已讀完了所有章節,向您推薦

手機版
女王之女王免费试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