將本書添加到我的收藏 收藏本書 忽略

第十八章 :是哪個小癟三

作者:痞老板.CS|發布時間:10-11 23:46|字數:2625

看到這里我心里面立刻有了不詳的預感,難道說剛才鈴兒是被侵犯了?
猛地站起身來,我倒要看看是哪個小癟三居然敢動我媳婦。
不想剛走兩步就被鈴兒拉住了手,她拿著哀求的眼神讓我別走。
當即心下一軟,摟著鈴兒的肩膀不動了。
“是車上那個人,那個少年。他不是人!”鈴兒的聲音有些尖銳。
不是人?那是什么意思?
難道鈴兒真的被他做了什么。
如果現在有一面鏡子,我一定會發現自己就跟豎起渾身防備的刺猬,捍衛著自己的領地。
“不是,他想要吸我的血。”鈴兒一邊顫抖著,一邊說道。
莫名的,我就松了一口氣。只要不是想對鈴兒做那種事就好,不然我真的會發狂。
“他在哪?”我問道。
“剛才哥哥一叫,他就跑進草堆里了。”
我把鈴兒放下,想要去找那小癟三的麻煩。可是鈴兒卻因為受驚,不愿意讓我走。
沒辦法,我只好先哄著鈴兒睡覺,等到鈴兒的呼吸均勻了,這才開始尋找那少年的蹤跡。
原本看著那少年斯斯文文的模樣,沒想到居然不是人。
我雖然只是一個普通人,但別忘了,與此同時我還是個男人!
自己的女人被人侵害,如果我因為心里面的恐懼還不能站起來,那還算什么男人。
將剛才鈴兒所待的雜草巡視了一遍,沒有找到少年的蹤跡。
要知道剛才我哄著鈴兒睡覺的時候,視線可是一刻都么有離開過這片草叢。這里剛才一直都沒有響動,那么那個男人去哪了?
扭頭看了一眼還在沉睡的鈴兒,我決定還是先去找出那個男人比較好。
不知不覺走遠了,雜草遮擋住了我的視線。畢竟這里只是一個二級公路,不要說公路旁邊了,就連路上都有不少橫生的植物。
終于,我繞了一圈,在原本鈴兒躺下的不遠處找到了隨行的少年。
他看起來似乎受了傷,滿臉都是黑氣躺在草叢里。
怪不得我剛才沒有找到他在哪,原來是躺在這里。
就是這個人,讓鈴兒變成剛才那番模樣。我自然也生不起任何憐惜,毫不留情的踹著他的屁股,道:“醒醒。”
少年微微睜開眼睛,看到是我后松了一口氣。
隨即他好似想起了什么,連忙抓住我的手,用顫抖的聲音道:“快,快走。你女朋友,不是人!”
皺緊了眉頭,我讓少年交代清楚,什么叫做鈴兒不是人。
其實這已經不是我第一次聽到類似的話了,不過比起才剛剛認識的少年來說,我還是比較信任朝夕相處的鈴兒。
況且...在我發現鈴兒的時候,鈴兒的模樣著實嚇到了我。
“別管了,你快走,快走啊。”少年驚慌失措的喊著,突然像是被人捏住嗓子一樣停了下來。
順著少年的目光看去,只看到一望無際的雜草,而那一片雜草動了一下,似乎有人在那邊。
在沒有搞清楚事情之前,我覺得還是先把少年留在這里比較好。
看了看周圍,似乎也沒有什么可以用來捆綁的東西。沒辦法,我只好把自己的褲腰帶給扯了下來。
少年不知道為何只剩下喘息的力量了,只能被我用褲腰帶憋屈的綁了起來。
“你在這等著,我先去看看是誰。回來再把事情弄清楚。”
我也不知道出于什么心理,對少年說了這么一番話。
少年點點頭,表示自己不會亂跑之后,我這才離開。
在剛才的方向尋找了一遍,我便看到了一個身影。
可惜那只是背影,而且跑的太快了,我根本沒看清是誰。
也許是我的錯覺,總覺得那是鈴兒...
甩了甩頭,我怎么可以這么想呢。一定是這些人莫名其妙的話影響了我。
尋找無果后,我反身去找少年。
可是來到少年所在的地方,我卻什么都找不到了。
本來還以為是自己走錯了地方,可是反反復復來回幾次,少年躺著的壓痕還在,人卻不見了。
不用想,少年肯定是自己偷偷溜走了。但是你說人走了就走了吧,至少把我的褲腰帶留下啊。
欲哭無淚的回到鈴兒身邊,看著鈴兒酣睡的側臉,我心里面卻有無數個疑問。
在火車站的時候也是,剛才的少年也是,都說鈴兒不是人。
那么鈴兒是什么?
我和鈴兒朝夕相處這么久,什么都沒有發現,他們又憑什么只是見了一眼就下如此定論。
到底...是誰出了錯。
就在我想要更深入思考的時候,身旁的鈴兒嚶嚀一聲,醒了過來。
我立刻伸手探了探鈴兒的腦門,還好出了一身汗,看來是不會發燒了。
鈴兒醒來后只是傻傻的盯著我看,沒有說一句話。
撐開五個手指在鈴兒面前晃了晃,鈴兒這才回過神來。
“昨晚...”我低聲問道。
可是鈴兒卻打斷了我的話:“哥哥早呀。”
抬頭一看天際已經蒙蒙亮起,果然天亮了啊。
再看鈴兒嬌俏的身體后,拖著一條影子。
我松了一口氣,既然有影子,那么證明鈴兒應該是人才對吧?
鈴兒擦了擦額頭上的汗珠,用礦泉水洗了一把臉后,這才道:“哥哥,我們該上路了。”
點點頭,我扶起陳宏水,跟鈴兒一起來到路邊。
不得不說我們運氣好,沒過多久就有一輛面包車路過。
我們幾個再交了一次車費,這才得到允許上車。
昨晚上我幾乎沒怎么睡,一上車就枕著鈴兒的大腿準備休息了。
鈴兒的俏臉微紅,小心翼翼的看了看四周,似乎沒有人注意后這才沒有反對。
而從鈴兒某處傳來的幽香也讓我好一陣神魂顛倒,若不是還記著這里有其他人,我早就翻身做主把歌唱了。
胡思亂想一陣后,畢竟是真的累,我很快就進入夢鄉。
這一覺我睡得很沉很沉,醒來的時候都差點望了自己身在何處。
“幾點了?”我揉了揉額頭,感覺有些發昏。
“晌午了,哥哥快收拾東西下車。”
我睡了這么久么。
腦袋昏昏沉沉的,扶著陳宏水下車,司機大哥正在駕駛座上看視頻,那發出的笑聲大的讓我腦袋一陣一陣的疼。
不對啊,按理來說昨晚上我們乘坐面包車已經走了一半的路了,怎么今天還需要這么多時間回來。
我問了鈴兒,她根本沒來過,說不出個所以然來。
興許是某個路段出事,繞了岔道吧。
我這么安慰著自己,才覺得好受一些。
如果不是這么想的話,那很可能昨晚上我們所經歷的,所看到的,都不是“人”。
回去的路我還是認識的,下車后迎面一陣風吹來,讓我的頭昏腦漲有所緩解。
司機大哥的笑聲越來越遠,我和鈴兒一路無言。
我這會想問問昨晚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可是話到了嘴邊卻說不出口了。
總覺得提起昨晚上的事情,會勾起鈴兒不好的回憶,對她來說算是一種侵犯。
走過一條長長的土路就是陳宏水和我的家鄉了,興許是有所感應,越是走下去,陳宏水的面部也開始出現了表情。
鈴兒興奮的告訴我,這是陳宏水的肉體對魂魄的自然感應。
對這種說法我是半信半疑的,按照鈴兒之前所說,如果人的體內沒有魂魄的話,應該就是一個空殼,什么表情都沒有。
現在都還沒有回魂呢,陳宏水怎么會能做出表情來呢?
聽到我敷衍的話語,鈴兒便知道我不相信她的話,小嘴一撇,別過臉去開始和我生悶氣。
我知道這個時候我應該哄哄鈴兒的,畢竟她還算是我的女朋友。
可頭真的太疼了,我沒有精力再去做其他,只想著快點回去好找個地方休息。
在土路上走了一段時間,我把陳宏水放下,掏出礦泉水喝了幾口。
“哥哥,小心!”鈴兒突然大喊道。
只感覺一陣風從我的耳邊吹過....

全書完!

痞老板.CS 說:

羽書網支持第三方QQ、微博、百度賬號一鍵登錄。喜歡這本《今夜有詭》記得登陸賬號收藏哦,每天還有免費推薦票,小手抖一抖,順便就轉走,推薦給身邊的好友一起閱讀吧,么么噠!

您已讀完了所有章節,向您推薦

手機版
女王之女王免费试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