將本書添加到我的收藏 收藏本書 忽略

第18章 給我抱走

作者:黛小幽|發布時間:10-05 15:09|字數:1645

野了幾天之后,樂翩翩的心就再也收不回來了。

嘗過自由的滋味,誰還會再想回到最初的禁錮之中去。

也許,這就是樂翩翩想要逃離的動力吧。她有家人,有朋友。即便過去的生活平凡,瑣碎,有過不開心。但那終歸是她曾經所擁有過的自由。

是樂翩翩可以隨意支配的人生。

樂翩翩坐在桌前,偷偷覷了一眼岑容。發現他正在專心致志地看著手里的一份文件,手中的筆不斷地在另一張紙上寫出思路,歸納總結。

很好,現在就是個偷懶的好機會。

樂翩翩接著伸懶腰的動作,把頭微微朝身后的窗外側過去。庭院中那幾只黑背正望穿秋水,盼著飯點快些到——只有飯點的時候,岑容才會大發慈悲地放樂翩翩和它們玩一會兒。

樂翩翩不出聲音地嘆了口氣。她也好想和它們一起玩兒啊。甚至私底下都偷偷給它們每一個都取了名字。總共七只,她索性按照葫蘆娃給它們取。

領頭的那只,也是跟她關系最好的,是大娃。二娃有一只耳朵受過傷,總是耷拉著,最好認。喜歡趁她不備在背后搞偷襲撲倒她,成功之后還洋洋得意的是三娃。四娃的右后腿和她一樣,有點跛,但自己永遠跑不過它。五娃最安靜,喜歡趴在一邊看兄弟們玩兒,像個領導。六娃的舌頭比較長,總愛露在外面。七娃最鬧騰,像是精力永遠用不完似的。

樂翩翩百無聊賴地把下巴擱在桌上,滿臉寫著“放我出去放我出去放我出去”。

岑容哪里沒把她這些小動作給看在眼里。他的心里也有些急躁。這都過去幾天了,怎么岑管家還是沒把該送給樂翩翩的寵物帶來。

在岑容眼里,這是件再簡單不過的事情了。不就是條狗嗎?哪里找不到。他在巴黎的時候,幾乎天天都能踩到狗屎。

與此同時,岑容也在心里默默猜想著,樂翩翩在收到這份禮物之后會是什么樣子。高興?還是不敢收?

同處一個房間的兩個人,各自抱著不同的心思,誰都不告訴對方。

心的距離,就這樣被越拉越遠。

唉,還是工作吧。要是自己今天沒把這些事兒都給做完,怕是岑容連飯都不會給她吃。

樂翩翩已經領教過了岑容在工作上的認真勁。說不給飯吃,那是真不給。那次要不是岑管家晚上在岑容睡下之后,偷偷給自己送夜宵,怕是她就要餓死在床上了。

輕咳幾聲,樂翩翩重新握住筆,開始把目光和注意力集中在文件上。

門外幾聲清脆的幼犬叫聲又將樂翩翩的思緒給打亂了。

哪來的小狗?樂翩翩不敢朝門的方向看,只能在心里猜想著。

這里除了前幾天來的那七只退役的軍犬外,樂翩翩從來沒見過有其他動物的存在。怎么突然間就……

樂翩翩正想著呢,岑管家就推門進來了。他的懷里抱著一只雪白雪白的比熊,一雙黑色的眼睛滴溜溜地轉著,不時地朝岑容看看,又朝樂翩翩瞅瞅。

岑管家帶著他一貫以來的招牌微笑,將門關上后,把那只比熊從懷里放了下來。

這比熊在岑管家懷里的時候就有些不怎么安分,一直想要下來。現在終于如愿以償,開心地在屋子里跑來跑去,到處轉圈圈。

樂翩翩只看到一團雪白滾到東滾到西,萌得她心都要化了,恨不得馬上上去把它給捧在懷里一頓揉。

岑容看著那比熊,只覺得有些眼熟。眼前的場景和他的記憶慢慢重合到了一起。

好像也是這樣的一天,陽光明媚的下午。小小的岑容正在書房里埋頭苦讀。房間白色的門突然被打開,笑吟吟的岑管家抱著一只雪白的小動物進來。

岑容好似一個局外人,在腦海中看著自己的回憶。他看到那個年幼的自己高興地把書本紙筆都扔開,沖到岑管家的面前,手舞足蹈地圍著那只動物。

門外,是相攜而笑的岑父和岑母。

記憶慢慢模糊成了一團,后面的事情岑容不愿再繼續回憶下去。看著眼前那一小團,岑容的心慢慢融化了。

屋里三個人一起看著那只小比熊,竟有些其樂融融的味道。

樂翩翩飛快地看了一眼岑容,心想,難道是自己每天和葫蘆娃們一起玩兒,所以岑容覺得自己太寂寞,決定給自己找個伴?

岑容雖然長得好,但臉上基本沒什么笑,看上去就是個冷美人。樂翩翩腦補了一下一臉冷漠的岑容,懷里抱著賣萌的比熊,不由打了個冷戰。

有些可怕的樣子。

正當樂翩翩胡思亂想的時候,那只小比熊在屋子中間的羊毛地毯上轉了幾個圈,嗅了嗅,然后蹲下,尿尿。

岑容瞪大了眼睛看著它尿完,才反應過來。

樂翩翩和岑管家同時把自己的耳朵給捂住。

“快把它給我抱走!”震耳欲聾的聲音在岑家上空揮之不去。

黛小幽 說:

羽書網支持第三方QQ、微博、百度賬號一鍵登錄。喜歡這本《欲愛還拒:總裁求愛33天》記得登陸賬號收藏哦,每天還有免費推薦票,小手抖一抖,順便就轉走,推薦給身邊的好友一起閱讀吧,么么噠!

您已讀完了所有章節,向您推薦

手機版
女王之女王免费试玩